当前位置:<主页 > C妙生活 >《智慧型股票投资人》(3) >

《智慧型股票投资人》(3)



    中文版

    英文版

    在先前的文章中,我们已经明确定义投机与投资的分界,并且让各位了解通货膨胀对投资决策的影响。事实上,「投机」(Speculate) 一词源自于拉丁文的「了望」(Specula),身为投资者,我们应该对「股价走势难以预测」有深刻的体认,因此葛拉汉带领读者们探索一个世纪以来的股票市场发展史,告诉各位预测股价走势的困难性。

    因为「预测市场」几乎是神话,所以建构投资组合的最佳方式,又回到先前提过的理念 ── 保守型投资者应该同时持有高评级债券与大型绩优股,并且放弃其他投资工具 (即使它们可能带来不错的获利),而且不论遇到任何情况,股票与债券的持有比例都必须维持在 25 ~ 75 % 之间,避免市场走势不如预期对投资绩效造成严重损害。

    虽然建构投资组合可以用简单的「50:50 定则」完成,然而实务上又有许多值得探讨的问题,例如债券的选择。

    对于台湾读者而言,债券配置可以直接向邮局购买政府公债、投资债券型基金,或是以定存代替。由于债券提供的报酬率相当低,因此降低投资成本是很重要的课题,如果投资人适用于利息所得免税额,或者有足够的资产规模,就应该选择定存或是直接购买政府公债,而不是投资成本较高的国内债券型基金。

    近年来,许多民众喜欢投资高收益债基金、新兴市场债券基金,原因是这些基金的配息率优于高评级债券基金。然而,这些债券在经济衰退期间经常出现严重的跌价,反映发行公司无力清偿债务的情况,若是为了领取较多的配息,让本金暴露在高风险下,最后可能会得不偿失。

    虽然高收益债券经常出现不合理的价格,但这并不是保守型投资人应该试图掌握的,保守型投资人的目标是避免犯错,就应该接受较低的投资报酬率,将资金平均分配在优质企业的股票与高评级债券上。

    在股票投资方面,保守型投资人应该选择经营稳健且具有长期配息记录的大型企业,并且适度分散投资组合。

    然而,市场上有许多公司介于「主要」(Primary) 与「次级」(Secondary) 之间,所以在判断公司是否符合标準时,并不是用二分法将企业分类一刀切成两块,反而比较像是水彩画的渐层,其中保留相当高的弹性。不同的是,各位应该认清自己属于「投机客」或「投资者」,以及明确划分「保守型投资者」与「进取型投资者」的分界。

    进取型投资者与保守型投资者相同,应该将大部分的资产分配于高评级债券与优质大型股,再试图延伸至其他领域。想要跨入新的投资领域之前,必须对该市场有充分的了解,并且耐心等待适当的时机。

    不同于保守型投资者,进取型投资者可以购买次级企业的股票,前提是这些股票的价格非常便宜 (低于内含价值的七成)。如果有适当的投资机会,进取型投资者也可以介入其他投资领域,不过最好别碰刚挂牌上市的股票,这些股票可能在刚上市时有非常可观的涨幅,但几年之后很可能会变得乏人问津,到时候就能以极便宜的价格入手。

    对于进取型投资人来说,较容易找到机会的领域有三种:相对不受欢迎的大型企业、廉价的次级企业、特殊情况与问题企业。这些企业的共通点,就是受到某些理由影响,使得股价低于真实价值,在这些情况下,投资人不仅有机会获得股价反映真实价值的资本利得,即使评价标準没有改变,也能获得较高的股利收益率。

    想要掌握这些投资机会,就必须对企业经营模式有充分的了解,以及熟练地运用各种评价模型,并且能分析特殊情况是否会对企业经营造成永久性影响。进取型投资人应该透过合理的分析找寻投资机会,买进价格低于真实价值的股票或债券,而不是追逐梦想或题材。

    评估证券价值可以分成两个阶段,首先是确定「过去绩效的价值」,它完全根据企业过去财务资料进行评估,接着才是「成长的价值」,透过估计未来绩效来调整前一阶段计算出的价值。值得注意的是,进行证券分析时,应该着重于过去的财务资讯而非对未来的预期,越倚赖未来预期的评价方法就越可能发生严重的错估。

    从上述评价方式可以推论,如果某档股票的价格低于过去绩效的价值,也没有未来业绩大幅衰退的隐忧,就表示现值一元的商品只要花五角就能买到,还能享受到商品未来增值的利益,是进取型投资者应该把握的好机会。

    虽然进取型投资者的选股经过透彻的分析,但还是必须谨守分散投资的原则,因为没有任何分析方法能获得绝对有效的结果,即使是非常有经验的证券分析师,也可能会因为某些微小的错误,得到严重错估的结论。

    各位应该谨记,进取型投资策略只是有可能击败市场,并非保证能获得优于市场的成果,即使有许多价值投资者成功击败大盘的案例,我们还是无法否认要做到这件事情非常不容易。

    近年来,资讯普及使得市场变得更有效率,虽然市场内永远都会存在一些获得超额报酬的机会,但这种机会确实在逐渐减少,也就是说击败大盘变得越来越困难。即使如此,进取型投资策略是否能持续击败大盘仍然是值得观察的课题,但如果投资人无法确保採取进取型投资策略能获得明显优于大盘的绩效,就应该放弃它。